首页 > 图书 > 内容

叶嘉莹:《小词大雅》

喜欢 5 收藏 0 2015年07月08日 15时  作者:佚名   来源:暂无

3DE592E1-FBC7-43C7-9161-CA9C6895873D.png

简介

词,是一种传统的文学体裁。因为它篇幅短小,且常常描绘文人眼中难逃浮浪浅薄的美女和爱情,历来被称为“艳科”“小词”。小词如何从爱情的品格升华到人生的境界,如何体现中国传统文化中儒、释、道的修养?读者又如何能够从小词中领略这种修养和境界?叶嘉莹女士将为您细细评赏,虽小词,大雅存焉。 

书摘

李商隐有一首诗,他说“飒飒东风细雨来”。飒飒是风雨的声音,东风,春天的风,伴随着春风,伴随着飒飒的风声,还飘来了春雨。“飒飒东风细雨来”,春天真的来了,不再是那寒冷的风雪了。“飒飒东风细雨来,芙蓉塘外有轻雷。”芙蓉就是荷花,那荷花塘的上面就响起了春雷。我们古人说,冬天万物都伏藏了,虫子都藏在地下了,春雷一响,惊眠起蛰,把那些昆虫都惊醒了。植物惊醒了,昆虫也惊醒了,人也醒了。什么醒了?你的感情就醒了。 

书评 叶嘉莹:白发的先生,诗词的女儿 

旅居温哥华多年的加拿大皇家学会院士、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叶嘉莹女士,自1979年第一次回国讲学后,每年往返于中加之间,至今已三十五年了。如今,她已九十二岁高龄,仍不辞劳顿奔波。2013年,她以在海外传播中国古典文学时间最长、弟子最多、成就最大、影响最广的华裔女学者身份,荣获“中华之光——传播中华人物年度奖”。组委会给她的颁奖辞是:“天降大任于斯人,十方遍布迦陵音(叶嘉莹号迦陵),转蓬万里根在华夏,一世多艰深情不变。师承一代名家,海外别有建树,在世界文化之大坐标下,定位中国传统诗学,她是白发的先生,诗词的女儿。

这位教书育人的先生,曾在国内外近百所大学讲学。在她饱经忧患、身心俱疲之时,是古典诗词教会她体悟人生的悲苦心境,让她获得重生,连她的丈夫都惊诧于生活中的劳苦主妇与讲坛上神采飞扬的教授判若两人。她的一生,就是对古典文学的教学、研读与治学的一生。她最具代表性的著作《迦陵著作集》八种和《迦陵讲演集》(目前已出九种)(均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见证了她与古典诗词这位知心朋友的深情厚谊。

1950年代初,因生活所迫,叶嘉莹在师友的介绍下,在台湾同时担任了三个大学的诗选、文选、词选、曲选、杜甫诗等科目的教学。1956年,台湾的“教育部”举办文艺讲座,邀请叶嘉莹去讲五代和北宋的词并索稿,她迫不得已写了《说静安词<浣溪沙>一首》(后收入《王国维及其文学批评》一书),这是她由诗词创作转入诗词研究的开端。文章发表后,年轻的叶嘉莹得到台大中文系郑骞教授的赞赏,说她接过她的老师顾随先生的衣钵,得其精髓了。这一评价对叶嘉莹是一个极大的鼓励,奠定了她日后诗词研究的风格:既不同于大多学者从知识学问方面所作的纯学术的研究,也不同于仅将古人的作品翻译为美丽的散文。她说,我是以自己之感发生命来体会古人之感发生命的。她的这一特点,甚至成为她的标签,因为实实在在没有几个人能做到。如《迦陵论诗丛稿》中的各篇,都是由感性解读经典诗歌开始,最终归结到对诗歌中体现的人生的解读。叶嘉莹选取的诗人都极具代表性,陶渊明回归田园,谢灵运游乐于山林,柳宗元一心为政却仕途坎坷,李商隐夹于政治与家累之间不能自拔。古人追求幸福的命题,与今天何其相似?叶嘉莹给出了这样的答案:“我常以为,人如果能够在入世法与出世法之中,任择其一而固执之,都不失为一种可羡的幸福。如不可能,次焉者虽徘徊于入世与出世的歧途之上,时而入世,时而出世,此一件事入世,彼一件事出世,而却不但没有矛盾抵牾之苦,反有因缘际会之乐,这也不失为获得幸福之一道。再次焉者,则徘徊于入世与出世的歧途之上,想要入世,而偏怀着出世的高超的向往;想要出世,而偏怀着入世的深厚的感情,这已经无异于自讨苦吃了。而更次焉者,则怀着出世的向往,又深知此一境界之终不可得;抱有入世的深情,而又对此芸芸碌碌之人生深怀厌倦,不但自哀,更复哀人,这一种人该是最不幸的一种人了。”

1960年代,台湾现代诗兴盛,在诗坛上引发了古典与现代之争。叶嘉莹认为,现代诗的“反传统”与“意象化”作风并非荒谬无本,传统与现代不是截然割裂的,而要想反传统,也要从传统中汲取创作的原理与原则。为唤起反对者与倡导者双方面的注意,叶嘉莹运用其旧学修养,写作《杜甫秋兴八首集说》一书,对杜甫晚年律诗的代表作《秋兴八首》作了精微和深刻的分析,阐释八诗内容的意象化和多义性。当时台大中文系的老师普遍瞧不起新诗,叶嘉莹却常常借些新诗集和期刊阅读。就在这一时期,她为台湾现代派诗人周梦蝶的新诗集《还魂草》写了一篇序,认为其中的诗境与人格,正是古典诗与现代诗相通之处。《杜甫秋兴八首集说》甫一出版,便在美国汉学界引起反响,今天它已成为研治杜甫诗的必读书。

1970年,叶嘉莹受哈佛大学著名汉学家海陶玮的邀请到哈佛做研究。当时叶嘉莹刚把家人接到加拿大不久,她说,“这一年我尝遍了工作和家庭两方面的劳苦酸辛。不过我那时在思想上并没有什么觉悟,只觉得一切都该逆来顺受,而且以委曲求全忍辱负重为美德”,因此,抱着对“清者”品格持守的景仰,她开始研究中国近代学术大师王国维为何在学术研究如日中天的辉煌时刻,自沉湖水了结一生?早期致力于西方哲学和文学研究的他又为何在治学后期转而做古文字、古器物、古史地的考证研究?随着研究的深入,她对王国维的看法由景仰,到批判,到反思。她刚刚荣获“2014中国好书”称号的《人间词话七讲》一书,更是对王国维《人间词话》面世百年后的一个反思。从最初因为疲于悲苦的人生处境而选择王国维研究,到经过人生的反复体味和不断提升来反思中国传统文人士大夫的情怀和操守,叶嘉莹亦化茧为蝶。她对每一首诗词作品的讲解,都能从诗词最初字面给人的感受,叩开听众或读者的心扉,那是她用生命的体验将诗词的深意绽放出的异彩。 

自1979年第一次回国讲学后,叶嘉莹每年便利用暑假回国,开始在国内学界展现风采。先是被四川大学镠钺先生的知赏之情所感动,与镠先生相约合写《灵谿词说》。后又应《光明日报》之约,尝试用西方新说谈中国古代的词论(后收入《词学新诠》)。而每次在国内逗留或途经某地,便会被大学邀约从事讲学及科研活动。1989年叶嘉莹正式退休后,应南开大学之聘,于1991年在南开大学成立了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正式留教南开。然而每年从国内返温哥华,又被温哥华各界人士邀约开设系列诗词讲座,几乎从未间断。当时叶嘉莹已年过七旬,她每天都在读诗词,讲诗词,做研究,写作,看讲稿,异常忙碌。这些讲座以“迦陵讲演集”为名,先后被整理成《唐宋词十七讲》《北宋名家词选讲》《词之美感特质的形成与演进》《小词大雅》等多种著作出版。从她的讲演集中,我们可以看到:词在花间的温庭筠、韦庄,南唐的冯延巳、李煜词作中已初露性情;北宋晏殊、欧阳修、柳永、秦观、苏轼的词作则展露襟抱;而南宋的姜夔、吴文英、王沂孙的词作则又转向隐晦;及至清代,国难接踵而来,词又在无意之中找回了元明两代丢失已久的那种不同于诗的隐忍的修养、持守的言外意蕴之美。词的幽约怨悱在文学史上的一波三折,固然让人历历在目,而她对文士人格与精神的剖析,更让人怵目惊心,她把其中的生命激活了。

感发生命,是她的独特魅力,甚至成为她的独门秘籍。因为从她的学术,到她的演讲,她都是用她的生命体验在阐释别人,也在完成自己。很多人是在她的影响下才开始喜欢诗词,因为她是用对等的生命体悟在与读者和听众交流,所以不隔。和古人不隔,和诗词不隔,和别人不隔。隔着一层,终究是雾里看花,心存芥蒂,不能交心,更何谈正视自己。她说,文学作品写什么其实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写出来的是怎样的境界,背后是怎样的心灵。正是这些积聚了古代伟大诗人的心灵、智慧、品格、修养与襟抱的作品,提升了我们的性情、修养、胸襟与怀抱。这也是她今天还在四处奔走,号召年轻人多读诗词的目的。 

这样一个地道的北京人,借古典诗词在海外谋生,借古典诗词完成自己,借古典诗词推己及人。她曾回忆她的老师在黑板上写过三行字:“自觉,觉人;自利,利人;自渡,渡人。”这三行字,真是写尽了叶嘉莹的诗词人生。

s28049709.jpg

作者: (加) 叶嘉莹

出版社: 北京大学出版社

副标题: 叶嘉莹说词的修养与境界

出版年: 2015-5

页数: 168

定价: 42.00

装帧: 精装

丛书: 迦陵讲演集

ISBN: 9787301256008





标签 叶嘉莹

相关文章

评论(0

“登录后方可评论!”,现在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