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期刊文章

人比人

喜欢 1 收藏 0 2016年05月27日 22时  作者:王鼎钧   来源:若 子摘自国际文化出版公司《开放的人生》一书

我的左邻过去是一位歌星,天天躲在房子里听她自己当年灌的唱片。右邻是一位退休的教授,天天喃喃祈祷着什么。在我的想象中,这位教授一定衰老不堪了。

事实不然,我发现70岁的教授精神健旺,步履轻快,眼睛闪着喜悦的光芒。倒是那位歌星,40多岁就已经面色灰槁,老态龙钟了。

原来失意的歌星天天回忆过去,自怜自叹,“苦酒满杯”摧毁了她的生机。而老教授虽然已经桃李满天下,退休后却又开始发奋学习拉丁文。他说:“每多认识一个生字,我就觉得年轻了一岁。”我所听到的“祈祷”,其实就是他低沉的读书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