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期刊文章

春暖,花开

喜欢 3 收藏 0 2016年06月01日 21时  作者:谢胜瑜   来源:宣 宣摘自《知识窗》

张家有女四个:元和、允和、兆和、充和,个个出息得不得了。叶圣陶说:“九如巷张家的四个女孩,谁娶了她们都会幸福一辈子。”在《流动的斯文》一书里,我知道了民国“大家闺秀”的父亲名叫张冀牖,母亲叫陆英。

p21.jpg

张冀牖与张氏四姐妹

读了张冀牖和陆英的故事后,我发现,最了不起的,其实是四姐妹的父母。

张冀牖一生只有两个身份——父亲和校长,家里订的报纸和藏书列苏州缙绅之冠,单单报纸就订有三十多种,如《申报》《新闻报》《时事新报》《晶报》《金刚钻报》等。他住酒店,如果三天不搬走,房间里的报纸就堆积如山,再想挪窝就费事了。他买书,身边总是跟着佣人帮忙拎书,到后来实在拎不动了,就一一寄存,全部买好后,再雇车一家家去取。见他来了,老板伙计都会跟在他身后,陪着挑选。他买书多是记账,逢年过节才结算。苏州的书店里进了新书,直接成捆送到张家,由张府管账的付钱就是。

而四姐妹的母亲陆英,对女儿的教育尤其热心。她教她们唱扬州歌《西厢记》,唱《杨八姐游春》《女儿经》。每天一早吃过饭,张家四姐妹就往大花厅里跑,上午读书,下午唱戏。书房前有两棵白玉兰树,紫白分明,春暖花开,风一吹,就有紫的、白的花瓣随风飘落。透过玻璃窗,做父母的可以看到外面的杏树和枣树,几颗小脑袋在那儿摇头晃脑地读《史记》,学《孟子》,朗诵白话文。张允和说:“我从没见过这么美的书房。”

多好的年华,多好的时代,多好的父母!春暖,花才开得娇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