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期刊文章

闷活

喜欢 0 收藏 0 2016年08月02日 20时  作者:亦舒 〔土耳其〕谢夫凯特·亚拉兹图   来源:LOVE茹摘自《广州日报》2016年3月25日

p53.jpg

小孩最怕闷,年轻人也是一样。

工作做不长,主要原因是闷。写作则是最闷不过的一件事。古佛青灯,自言自语,逐个策划,不过只要有一个读者说不错,已是心满意足。科学家在实验室里一闷多年,过着非人的生活,一旦有所发现,抵得过寒窗十载。开头的时候,总得忍一忍闷气,长久来算,还是值得。

大概要待三十岁过后,才会明白,这就是事实,天底下没有不闷的工作,所以大家才会做一行怨一行。老板付出薪酬,是购买伙计的劳力,不是一边出粮一边叫下属寻欢作乐。

不要说教书生涯、公务员生涯、主妇生涯了,连表面上金碧辉煌的职业,也不见得好过。天字第一号的美女明星拍戏时,往往化好妆等十多个小时还轮不到她,闷得哭出来。可是工作的成绩一亮相,只觉再辛苦、再劳碌、再闷也是值得的。

没有收获的职业,再活泼轻松,也徒然浪费光阴,时间过去,一无所成,那才闷呢。

所以,渐渐地眼光就放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