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期刊文章

名画背后的秘密

喜欢 1 收藏 1 2016年08月02日 20时  作者:何塞·安赫尔·马托斯   来源:简宁摘自《海外文摘》2016年第21期

在科学技术不断发展的今天,我们可以借助X射线、荧光分光光度计、内窥镜等高科技手段,来揭开那些世界级大师画作背后的秘密……

达·芬奇《抱银鼠的女子》(14881490

最早的画中没有银鼠

法国科学家帕斯卡·科特发现,达·芬奇经典肖像作品《抱银鼠的女子》颜料涂层下一共有3个版本:一个版本中女子怀中没有抱银鼠,另外两个版本中银鼠的大小、形态和皮毛的颜色都不同。

画中的女子叫塞西莉亚·加莱尼,是米兰大公爵卢多维克·斯福扎的情妇,而这位米兰大公爵的昵称就是“银鼠”。

科特利用反射光技术对这幅画分析了3年,他主要使用的是“层放法”,当强光不断照射在画作上,一台连接电脑的相机会自动处理光的反射,从而分析出每一层都画了什么。

科特说:“据我们分析,达·芬奇是一个犹豫不决的人,他在画画的时候总是改变想法,在这里涂掉几笔,又在那里添上几笔。”

达·芬奇一生仅仅画了4幅女性肖像,除了《抱银鼠的女子》之外,还有《蒙娜丽莎》《吉内夫拉·德本奇》和《拉贝勒·费罗尼》。

p68d.jpg

凡·高《一块绿草地》(1887

草地下藏着一张女人的脸

德国科学家研究发现,凡·高1887年的画作《一块绿草地》中其实还藏着一幅农妇的画像,只是后来凡·高用铅制的颜料把它覆盖了。这不足为奇,因为据说凡·高由于没有钱购买作画原料,曾经多次在已使用过的画布上再作画,用一幅画覆盖另一幅。据推测,这位天才画家三分之一的作品可能都有“画中画”。

科学家已用科学手段证实,那幅农妇的画像是在《一块绿草地》完成前两三年画上去的。画中秘密的发现也要拜高科技所赐,科学家通过不同化学元素具有不同X射线特性的原理,利用粒子加速器的密集光束刺激画作上的颜料原子,使其产生不同的X射线,然后再通过侦测器收集这些射线进一步分析。通过这项技术,科学家们在2008年还原出了农妇的肖像,甚至能分析出农妇的嘴唇和脸颊原本用的是红色颜料。

p68f.jpg

雷尼·马格利特《优雅的姿势》(1927

一幅神秘消失的画

雷尼·马格利特是比利时超现实主义画家,他的绘画作品仿佛谜题一般让人遐想,他独特的创作对达利、马宋一代年轻的波普艺术家有非常大的影响。《优雅的姿势》是雷尼在1927年完成的作品,画中有两个一丝不挂的年轻女子靠在圆柱边上,仿佛在思索着什么。这幅作品1927年公开在画廊展出后,受到业内人士广泛的关注,可神奇的是,这幅画在展出之后就神秘消失了。

直到2013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辛迪·安伯森在检查馆内雷尼·马格利特画作时,注意到了一幅名叫《餐桌》的画,画中展示了一张普通的餐桌,上面摆着食物和餐具,只有盘中火腿上面的眼睛透露了画作超现实主义的基调。辛迪发现这幅画被画框盖住的地方居然也上了色,但雷尼·马格利特一向的作画习惯是在画框处留白。

于是她利用X射线技术,发现了这幅画下面原来还有另外一幅画。当她把用科技手段还原出来的画横过来看时,发现这居然就是当年神秘消失的《优雅的姿势》的四分之一。据专家分析,这幅画当年在展出后可能就被雷尼切割开来重新作画了。随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又在雷尼的另一幅作品《模特》下面,发现了《优雅的姿势》的另外四分之一,到目前为止,该画还有一半下落不明。

伦勃朗《白胡子老人》(1630

一幅流落于民间的伦勃朗真迹

一位收藏家宣称自己家中所藏的《白胡子老人》,很有可能是17世纪欧洲最伟大的画家之一伦勃朗的真迹。起初没有人愿意相信他,可就在201112月,经欧洲和美国的专业机构分别鉴定后证实,这确实是伦勃朗的作品。而且更令人意外的是,这幅画的底下还有伦勃朗自画像的草稿图。众所周知,伦勃朗是一位喜欢画自画像的画家,他生平留下了100多幅自画像,涵盖了他的青年时期到老年时期。

画作之下的伦勃朗自画像素描被发现,是得益于X射线荧光成像技术手段的成熟,在素描画像被还原之后,我们可以清楚地看见画像中有个看上去较为年轻的人,他的头上还戴着一顶贝雷帽,素描像和伦勃朗年轻时期的其他自画像如出一辙。

p68i.jpg

戈雅《大法官拉蒙·萨图尔》(1823

原本画的是拿破仑的长兄

戈雅的这幅《大法官拉蒙·萨图尔》画的是当时马德里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拉蒙·萨图尔,但据收藏这件作品的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宣布,他们通过X射线荧光光谱测定技术发现,这幅画像底下还隐藏着另一个人物肖像。

通过人物的制服和勋章来推断,被覆盖的人物肖像应该是法国将军约瑟夫·波拿巴,他是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拿破仑的长兄,曾经短暂地做过西班牙国王。专家推断这幅画像可能是18091813年之间完成的,随着拿破仑部队从西班牙败退,戈雅考虑到这幅画可能会给他带来政治风险,于是另作了一幅画将其覆盖。

雷诺阿 《里昂·克拉皮森夫人》(1883

原画的背景其实更红

这幅创作于100多年前的画作,由于时间的洗礼和光线的照射,画面其实已经严重褪色。于是美国芝加哥艺术机构的研究员们,运用X射线以及表面增强拉曼光谱学技术,让《里昂·克拉皮森夫人》恢复了它没有失色之前的原貌。

芝加哥艺术机构保管员弗朗西斯卡·卡萨帝称,这项发现是个偶然,有一次在将作品从画框中取出进行保管检查时,保管人员在左上角发现了一处极度鲜艳的红色调,他们意识到这幅画原本的颜色要比现在更活泼并充满热情。根据技术手段分析,雷诺阿原本使用的深红色颜料是用胭脂虫制成的,褪色是因为颜料中的分子在光照下脱离画作导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