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期刊文章

这些“牛孩”的人生方向呢

喜欢 7 收藏 2 2016年10月13日 12时  作者:秦春华   来源:大浪淘沙摘自《中国青年报》2016年8月15日,本刊有删节,黎 青图

今年上半年,我去上海面试学生。学生们做了非常认真的准备,一个个光鲜靓丽,就像他(她)们提供的申请材料一样。无一例外,每个学生都是学习成绩优异——至少位于年级前5%;艺术特长突出——至少会一种乐器;获得过各级科技创新奖励——至少是市级二等奖;热心于公益事业——至少去敬老院给老人洗过一次脚……在慨叹上海学生综合素质高的同时,我也隐隐有一丝遗憾:他(她)们看上去太完美了,似乎看不出有任何缺点;他(她)们看起来也太像了,就像是一个模具打造出来的一组“家具”一样。

他(她)们在面试中的表现也很相像:一个个正襟危坐,面带微笑而笑不露齿;说话时吐字清晰,抑扬顿挫,仿佛在深情地朗诵一首诗。一个学生上来就说:“子曰……”我打断他,问他叫什么名字,他告诉我之后,接着说“子曰”,我再次打断他,告诉他:“我不关心子怎么曰,我关心的是你想说什么。”他涨红了脸,一句话也说不上来。还有一个学生自信满满地坐在我面前,等着我问各种可能的问题,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我说:“我没有什么问题要问你,你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吗?”她完全没有料到我会提出这种问题,顿时惊慌失措,张口结舌,几乎要哭出来。

显然,所有的学生在来之前都经过了某种程度的面试培训,至少看过一点儿如何应对面试的“宝典”,但可能没有人告诉他(她)们,我对他(她)们表现出来的是谁并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真实的他(她)们是谁。

最令我吃惊的是,当我问“你希望自己未来成为什么样的人”时,很少有人能答上来。学生们告诉我,他(她)们压根儿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真的是从来没有想过吗?其实不是。这个问题他(她)们曾经想过的,只不过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久到连他(她)们自己都忘记了而已。

p22_看图王.jpg

小时候,每当大人问孩子,你长大了想当什么呀?孩子们总是兴高采烈地回答:科学家、宇航员、飞行员、警察……然而,当孩子们上学之后,这些问题就再也不被提起了,仿佛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上课听讲,回家做作业,上辅导班,这些几乎是学生生活的全部。至于孩子的兴趣是什么,长大后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过一种怎样的生活,似乎并没有人关心,就连孩子自己也不关心。几乎所有的老师、家长和学生只关心一件事:考了多少分,能上什么学校。

一个公认的好学生的成长轨迹,或者家长想象中的完美教育路线图,是这样的:上当地最好的幼儿园,在上小学之前认识很多汉字,会做复杂的数学题,能够大段背诵很多经典名篇,讲一口流利的英语;之后上当地最好的小学和中学;考上中国最好的大学——北大、清华;本科毕业后去世界最好的大学——哈佛……当然,也有不少人从初中开始就瞄准了伊顿公学、埃克塞特大学等名校。且不说这些目标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实现的,即使全部都实现了,那之后呢?人生的目标又在哪里?

我很想问一句:考上北大以后怎样?

这不是我的想象。这些年来,我在世界各地见过很多优秀的孩子,他(她)们个个天资聪颖,勤奋刻苦,一路过关斩将,从未失手,总是处于同龄人最顶尖的群体之中,挑选最好的学校和最好的班级,是其他人艳羡的“人家的孩子”。然而,很少有人能体察他(她)们内心深处的痛苦和迷茫。

有不少北大或哈佛的学生告诉我,上北大或哈佛是他(她)们从小树立的目标,但有一天当他(她)们真的置身于无数次在梦中出现的校园时,却常常会陷入深深的焦虑之中:接下来又该做什么呢?仿佛一个登山运动员在珠穆朗玛峰上的困惑——下一座山在哪里?

人生需要目标,但社会、学校和家庭都没有教会孩子如何去寻找和树立自己的目标。我们对人生和教育的理解太过单一,而且缺乏想象力。我们总是要求孩子成功,要比别人强,要考上最好的学校,但很少告诉他(她)们成功意味着什么,生活的幸福源自何处,什么是最适合自己的。教育被简化成了一条升学直线。所有的过程只为那个最后结果而存在:上北大或上哈佛。没有人告诉这些孩子,上了北大或哈佛之后怎么办。难道自此之后人生皆成坦途,再不会遇到诸般烦恼、困厄、艰难?1923年,鲁迅先生曾经发人深省地问道:“娜拉走后怎样?”我也很想问一句:“考上北大以后怎样?”

上学是为了接受好的教育,但正如储蓄不能自动转化为投资一样,上学也并不意味着一定能接受到好的教育。我们之所以送孩子上学,并不是因为孩子必须上学,而是因为他(她)们要为未来的生活做好充分的准备。上学是一个人为了实现人生目标而必须经历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也是首要的一件事是:认识到你未来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每个人来到世间,都肩负了一个独特的使命,这是独立的个人存在的意义。区别在于,有的人能够发现自己的使命,最终成就一番宏图伟业,有的人没有发现自己的使命,最终碌碌无为,苟且一生。就像婚姻一样,冥冥之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唯一”。有的人找到了和自己相匹配的“唯一”,婚姻就幸福;有的人没有找到,婚姻就不幸福,至少不快乐。

人的一生虽然漫长,可做的事情看似很多,但其实真正能做的,只有一件而已。这件事就是一个人来到世间的使命。发现使命不能依靠“天启”——虽然很多人的确是在梦中或灵光一闪之间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使命——教育才是最重要也是最根本的手段。教育的价值就在于唤醒每一个孩子心中的潜能,帮助他(她)们找到隐藏在体内的特殊使命和注定要做的那一件事情。

这是每一所学校、每一个家庭在教育问题上所面临的真正挑战。和上哪所学校、考多少分相比,知道自己未来将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是更为重要和根本的目标。回避或忽略这个问题,只是忙于给孩子找什么样的学校,找什么样的老师,为孩子提供什么样的条件,教给孩子多少知识,提高孩子多少分数,这些都是偷懒的做法,也在事实上放弃了作为家长和教师的教育责任。

实际上,一旦一个孩子认识到自己未来将成为什么样的人,就会从内心生发出无穷的动力,去努力实现自己的目标。无数的研究结果已经证明,对于人的成长而言,这种内生性的驱动力远比外部强加的力量大得多,也有效得多。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人生不是一场由他人设计好程序的游戏,只要投入时间和金钱,配置更强大的“装备”就可以通关。一旦通关完成,游戏结束,人生就会立即面临无路可走的境地。人生是一段发现自我的旅程,路要靠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来。认识到自己未来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个目标就像是远方的一座灯塔,能够不断照亮前进的道路。